刻章资讯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美国总统奥巴马讲述前方之路

来源: 编辑: 发布日期:2016-10-15 访问次数:215 文章来源:www.bjkyzw.org
这些天,无论我走到哪里,在国内还是国外,人们总会问我同样的问题,那就是美国的政治体系怎么了?作为受益于、而且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受益于移民、贸易和科技创新的国家,美国为何会突然出现反移民、反创新的保护主义?为什么一些极左翼人士、乃至更多的极右翼人士将粗暴的民粹主义奉为圭臬?民粹主义承诺要回到不可能重现的过去,而这样的过去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甚至根本都不曾存在过。 的确,一种对全球化、移民和技术,甚至变化本身的焦虑笼罩了美国。这并不新鲜,它和蔓延全球的不满情绪并无不同,这种情绪经常体现为对国际性机构、贸易协议和移民的怀疑态度。从英国最近投票脱欧以及世界各地民粹主义党派的崛起中都可以看出这一点。 这种不满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恐惧,而这种恐惧的根源并非经济。如今一些美国人流露出来的反移民、反墨西哥人、反穆斯林和反难民情绪与过去的本土主义运动遥相呼应,比如1798年的《客籍法和镇压叛乱法》、19世纪中叶的出现的“一无所知运动”(Know-Nothings)、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反亚洲情绪以及其他类似情况。在这样的阶段,会有人告诉美国民众,只要控制住某些威胁美国的团体或思潮,他们就能重拾昔日的辉煌。过去,大家曾经克服过这些恐惧,今天,大家会一如既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